宝龙官方:西装雅痞风的新式潮搭

文章来源:第一纸白银分析网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1日 05:02  【字号:      】

宝龙官方

  中新网10月16日电10月15日,正值秋高气爽之际,舒肤佳2018全球洗手日“手护?未来”盛典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  从2008年起,作为首个把洗手日带入中国的品牌,舒肤佳一直专注洗手公益事业,致力于为大众普及正确洗手知识,手护万千儿童与家庭的健康。今年是第11届全球洗手日,为了更好的联动城市与偏远山区,让更多人了解洗手公益的意义并参与其中,舒肤佳全新升级了公益战略计划。以首次举办的“手护?未来“沉浸式公益艺术展作为公益计划的开端,并将携手合作伙伴壹基金举办百城联动儿童公益画展,为偏远山区儿童改善洗手环境。除此之外,舒肤佳连续两年邀请代言人吴尊出席活动,分享培养孩子正确洗手习惯的经验,再一次号召大家加入舒肤佳洗手公益事业,为偏远山区的孩子们改善卫生环境,一同手护健康未来。  明星“手护者”再登台,传达始终坚定的手护力量  时隔一年,舒肤佳代言人吴尊再次回到全球洗手日的舞台,继续履行作为明星“手护者”的使命。在活动现场,作为一名育儿经验丰富的奶爸,吴尊表示培养孩子洗手习惯是件不容忽视的大事,他在分享自身经验的同时号召更多家长言传身教,通过洗手给孩子健康保护第一步。/*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曾经亲眼见证山区儿童洗手环境的他,对舒肤佳洗手公益事业拥有比常人更加深刻的理解。吴尊表示,与城市儿童相比,山区孩子的洗手之路充满了困难和艰辛,他亲自呼吁大家和舒肤佳一起,为更多偏远山区孩子送去健康手护。  宝洁科学家携手吴尊,实验揭秘舒肤佳抑菌功效  为了让大家更加深刻意识到洗手的重要性,宝洁科学家现场发布了舒肤佳幼儿园细菌地图,并用专业数据为大家进行“知识小讲堂”:幼儿园的细菌数量高达办公室的10倍;1个孩子的细菌会在1分钟内传播给其他20个孩子。以此提醒及呼吁更多家长朋友,要常用舒肤佳手护孩子的健康。  与往年一样,宝洁科学家和吴尊再一次通过实验验证舒肤佳抑菌功效:升级后的迪保肤pro科技不仅能做到12小时长效抑菌,连空气中的细菌都能够有效抵抗。在此过程中,吴尊还亲自示范“舒肤佳六步洗手法”,教孩子们学会正确健康的洗手步骤,更好的手护健康。  今天,在2018全球洗手日“手护?未来”盛典上,舒肤佳协同公益战略伙伴发布了全新升级的公益计划,与全场嘉宾共同点亮象征手护的健康长城,并号召大众加入舒肤佳洗手公益队伍,成为更多孩子的健康手护者。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舒肤佳在公益道路上始终初心不变,砥砺前行。秉持着守护健康的品牌理念,继续做中国万千家庭和孩子健康的守护者。

  你们大了我也要寻找自己的幸福据统计离婚案中超三成涉及六七十岁老人越来越多子女支持老人再婚  如今,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再次走入婚姻的围城。与此同时,在全国离婚率逐年上涨的情况下,老年人离婚数量也呈现逐年上升之势。从北京法院裁判文书检索系统来看,近十年老年人离婚纠纷数量稳步上涨。一方面是有些多年在生活中磕磕绊绊的老夫妻熬不过“退休之痒”,考虑到已将孩子抚养长大,决定解除痛苦婚姻的枷锁;另一方面是再婚后的老年人在婚姻中重新遇到了感情、财产的纠葛。此外本报记者还了解到,越来越多的子女尊重老人自主选择婚姻的权利,而法院也同样审慎对待老年人离婚诉讼中涉及家庭特别是子女财产纷争的“感情外”选择。  六七十岁老人离婚案超三成  当前,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已达2.41亿,占总人口比重达17.3%,老龄化社会已经逐步到来,其中“黄昏散”现象也越来越多。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当前60至70岁的退休老人离婚诉讼案件约占一年全部离婚案件的30%。/*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张言玉老先生年初刚退休,就在家里声明要同老伴离婚。张老先生心思细腻,妻子性格火爆,两人的生活在二三十年间经历了“唇剑舌战”、“你爱怎样就怎样”、“各自为营”几个阶段,直至儿女长大。  退休后,张老先生对大女儿张女士和小儿子张先生终于严正声明:“我早就和你妈没有感情了。以前你们还小,我只有忍着,现在你们都大了,我要寻找自己的幸福!”张女士知道父母这些年一起过得不易,自己心里很矛盾,为父母的婚姻感到惋惜,也对父母感情结束后可能进行家庭重组等方面有所担忧。但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还是支持了父母离婚。在多次沟通之后,张女士的父母最终和平分手。  北京海淀法院的林挚法官告诉记者,在老年人离婚案件中,还有其他类似张老先生这样的情况,虽然夫妻性格不合,但为了子女的未来,宁愿将就地过日子,当眼看孩子长大,觉得已尽到抚养义务时,才开始考虑离婚,却担心子女们不乐意甚至阻挠。不过,现在更多的子女还是像张女士一样,虽然为父母的离婚感到纠结,但最后还是赞成父母的离婚决定,希望二老后半生去追寻自己的幸福,这也是作为子女对父母最好的关爱。  “走婚”可能催生更多矛盾  然而,目前仍有不少子女反对父母离婚,对父母再婚更是加以重重阻扰。在“黄昏恋”人群里,就出现了一些“走婚”老人。为了避免财产争议,尤其是将来子女继承财产的纷争和麻烦,这些老人不敢或者不愿领证结婚,只选择搭伴同居,认为这样对自己和子女都是最好的选择。  王老先生的发妻去世后,他雇用了同样丧偶的赵大妈做保姆。两人日久生情,但对结为夫妻又心存顾虑,所以选择同住。不料,在一次共同外出游玩时,王老先生意外死亡,事故责任方赔偿了20多万元。赵大妈取得了这笔赔偿款,不久便被王老先生的儿子小王告上法庭,指责她将王老先生及其继承人的财产据为己有,并索要赔偿款。  赵大妈认为自己与王老先生相伴多年,也照顾了“老伴”多年,有权利使用赔偿款。法院经过审理,认定王老先生和赵大妈是同居关系,赵大妈不具有继承资格。王老先生的赔偿款应由其儿子继承。  不少案件中均涉及“走婚”老人。林挚法官认为,这些老人想要寻求情感寄托,又基于对子女的关爱,为了尽量避免再婚过程中常见的财产争议以及对待子女等观念的分歧,他们就“顾全大局”地选择了看似“两全其美”的“走婚”方式。“走婚”,看似是避免各种矛盾的最佳方式,实际上却可能催生更多的矛盾。因此,从理性的角度而言,老年人在选择领证再婚时可提前签订夫妻财产协议,以尽可能避免潜在的财产矛盾发生。  子女干涉老人现象有所缓解  老年人还有一种“被迫”离婚,即子女起诉要求确认再婚的老两口婚姻关系无效。  为了感谢照顾自己同居多年的吴女士,两年前李老先生终于登记结婚。而李老先生的儿子小李认为吴女士觊觎其父的财产,是在父亲意识不清的情况下登记的,遂将父亲和吴女士诉至法院,请求确认二老婚姻关系无效。  庭审过程中,吴女士提交了李老先生书写的证明信,证明二人自愿结为夫妻。最终,法院驳回小李的诉讼请求,认为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受法律保护,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老年人离婚、再婚及婚后的生活。  值得称道的变化是,从近期审结的案件来看,子女直接干涉老年人婚姻的现象有所缓解。徐老先生在网上认识了杜女士,为了减轻子女照顾自己的压力,在增进双方了解、共同旅游之后,老人和两个儿子沟通,希望和杜女士结婚。两个儿子考虑后都予以支持。虽然后来徐老先生和杜女士是因生活习惯不合等理由起诉离婚,但各方都在积极地沟通、协商,以形成最理想的结果。  再婚老人离异常与子女相关  年逾九十的杨老先生去年向法院起诉离婚。老人称,他和现已八旬的黄老太是在古来稀的年纪经人介绍走到一起的,双方无共同子女。重组家庭期间,双方矛盾渐生,还发生了肢体冲突,现在夫妻关系已破裂,他们已经分居了一段时间。但黄老太表示双方尚有感情,其实主要是双方子女之间的矛盾。  原来,二老均未经对方同意,便将夫妻共同存款分给自己的子女。法院充分调查事实后,认为两位老人给付子女财产问题不应成为导致双方感情破裂的主要因素,且双方离婚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于是最终驳回了杨老先生的诉讼请求。  另一位九旬高龄的秦老先生也将相伴六十余载的发妻李老太诉至法院,要求离婚。秦老先生称,近年来自己生病,李老太不管不问,还把他安置在祖宅中,无人照料。二儿子将他接到自家,其间李老太不给他共同住房的钥匙。秦老先生认为李老太遗弃和虐待,导致夫妻婚姻关系名存实亡,遂请求法院判决离婚,并进行相关财产处置。对此,李老太表示很委屈,坚称“没遗弃老头子”,也一直要求老伴回到共同的房屋居住。  经法院调查了解,发现二老分开居住并非由于感情不和,而是对是否住在子女家产生争议。李老太希望和老伴住在自己家里,而秦老先生希望住在二儿子家中,方便就医治疗,子女也可以帮助照顾自己。法院认为这主要是房屋居住问题导致的家庭成员关系不和睦,并非感情破裂。最终,法院驳回了秦老先生的诉求。  我国《婚姻法》和《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均倡导并保护婚姻自由。林挚法官介绍,再婚夫妻间发生财产争议,多与子女相关。老人基于对自己子女的关爱,常常会对另一方子女带有一点“防备之心”。而和谐婚姻关系的维护还需要夫妻相互理解、支持和包容。老年人和年轻人一样享有争取自由和幸福的权利,法院充分尊重老年人的权利,但同时也会审慎对待老年人的诉讼请求和选择。  林挚法官认为,《婚姻法》第四条强调“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无论是初婚还是再婚,均是如此。晚辈一方面要从理解老人的角度出发,对于老年人想要再婚配的要求给予充分的尊重和更大程度的理解,尽可能为老人创造加深了解的机会,在此基础上,提出审慎的建议;另一方面在老人重新成家之后,面对同父异母、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多从老人“手心手背都是肉”的角度,想想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或许将会避免许多矛盾发生。(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林靖J151

  新华社北京10月16日电题:“电子孝心”诚可赞扇枕温衾不可少  新华社记者杨柳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近年来,互联网科技飞速发展,人们敬老孝亲的方式也随之发生改变,帮助老人网络购物、线上约车……屏幕轻点之间老人也轻松享受到了吃穿住行等方方面面的服务。人们期待未来有更多的科学技术运用到养老行业,提升老年人的生活品质,增强他们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父母腿脚不便,帮他们叫个车出门;懒得做饭,帮忙叫份可口的外卖;在手机上帮父母完成各种生活缴费、就医挂号;连上视频让他们看看思念的儿孙、旧日好友……“互联网+”带来的种种便利缩短了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的距离,“电子孝心”让老人感受到更多来自儿女的惦念和牵挂,也增加了他们沟通的渠道。科技在一定程度上成全了受工作和生活羁绊、不能常伴父母的年轻人的一片孝心。/*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让老年人感受科技的魅力不应是简单地“替您下单”,还应牵着父母的手触摸科技。实际上现在很多老年人都对各种新鲜事物保持着热情和好奇心。要满足老年群体对价值感、成就感和满足感的渴望,一方面要摒弃适老科技就是按键字体加大、智能功能减少这样想当然的观念,真正从老年人生理变化、机能衰退带来的影响出发考虑他们的需求,另一方面要多给予老年人一点耐心和爱心,手把手带他们玩转高科技,而不是逐渐被高科技“边缘化”。  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持续加快,养老产业的社会需求迅速增长,越来越多的老人开始接受机构和社区养老。针对这部分群体特别是那些虽然部分生活尚能自理,但品质已明显下降的老人,或者已经失能,需要他人全方位照料的老人,怎样充分利用互联网时代信息化的手段、互联网和物联网技术以及大数据的应用,为他们提供专业化、个性化的养老服务,满足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是科技创新的一个重要方向。  虽然科技可以给老年人插上实现愿望的翅膀,但科技再发达,技术再进步,对老人来说,“电子孝心”也替代不了儿孙们承欢膝下、共享天伦带来的那份温情和喜悦。百里负米、扇枕温衾的体贴都是老人最期待的,因为陪伴才是最深沉的爱,对父母而言最暖心的话就是“别怕,有我在”。

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颁奖礼。高凯摄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16日电(袁秀月)近日,两年一度的中国电视金鹰奖又成为讨论热点。演员李易峰、迪丽热巴分别获得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以及最具人气男、女演员奖,成为最大赢家。  领奖向来都是“几家欢喜几家忧”,然而,观众最喜爱的演员奖,却遭遇了大波来自观众的“差评”。  作为“流量”型演员,李易峰和迪丽热巴都拥有大批粉丝,在最具人气男、女演员奖上的投票上一直领先,获奖也在很多人意料之中。  不过,两人不仅获得了人气奖,还将观众最喜爱的男、女演员奖收入囊中。这引起了很多争议,有网友称,光从作品来看,李易峰和迪丽热巴的表现并不足以获奖。张译凭借在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中的精彩表现,获得“观众喜爱的男演员”。湖南广电供图  比如,同时获得此奖的张译和丁柳元,两人入选的作品分别是《鸡毛飞上天》和《初心》,这两部剧还获得了优秀电视剧奖,张译还凭借《鸡毛飞上天》获得白玉兰最佳男主角奖。  而李易峰和迪丽热巴入选的作品分别是《麻雀》和《漂亮的李慧珍》。作为一部谍战片,《麻雀》在播出期间的收视率不错,连续几天破2,但负面新闻却不断,有关李易峰的演技评价也不一。  《漂亮的李慧珍》是一部翻拍剧,改编自韩国的爱情喜剧《漂亮的她》,但由于本土化不足,剧情俗套,该剧的口碑一般,豆瓣评分不到5分,最高收视率1.396%,并非“爆款剧”。  作品一般,表演一般,但却得了奖。不少网友开始为其他人抱不平,殷桃、心疼杨紫等都先后登上热搜。《漂亮的李慧珍》的评分也一直降,目前已经跌到了3.6分。网页截图  网友还开始“心疼”其他入围演员。在入围男演员中,不管是自导自演《风筝》的柳云龙,在《军师联盟》中出演曹操的于和伟,还是在《情满四合院》中饰演傻柱的何冰,以及在《白鹿原》中饰演白嘉轩的张嘉译,都曾因演技获得不少好评,他们的作品评分都在8分以上。  在入围女演员中,孙俪曾凭《那年花开月正圆》获得飞天奖,殷桃凭《鸡毛飞上天》获得白玉兰奖,刘涛、袁泉的《欢乐颂》《我的前半生》也都是当时的大热剧。  相比之下,李易峰和迪丽热巴的作品和表现则逊色不少。在各大社交网站上,讨论的帖子都已刷屏,还有人刷起了“金鹰奖水”的话题,对这一结果表示不认同。李易峰凭借电视剧《麻雀》,将“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和“最具人气男演员”两大奖项收入囊中。湖南广电供图  但也有人说,金鹰奖本来就是一个以观众投票为主评选产生的电视艺术大奖,这一结果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梳理金鹰奖的往届获奖名单可以发现,金鹰奖虽然不排斥年轻演员,但更多侧重的还是作品和演技。  不管是《永不瞑目》中的陆毅,《玉观音》中的孙俪,《士兵突击》中的王宝强,还是《琅琊榜》中的胡歌,以及《花千骨》中的赵丽颖,他们的作品都是当时的“爆款剧”,其表演也都可圈可点。  近几年,“流量”盛行,IP剧、翻拍剧、玄幻剧一度被市场追捧,也产生不少大热剧,如《古剑奇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锦绣未央》等。然而,流量艺人的演技却鲜少被观众认可,能获奖的也在少数。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颁奖礼。高凯摄  其实,金鹰奖一直跟“流量”脱不开关系。中国电视金鹰奖的前身是“《大众电视》金鹰奖”,1983年成立,2000年升级为“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并落户湖南长沙。这一奖项不仅见证了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很多爆款剧和好演员的“诞生”。  2001年,金鹰奖设置“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并稳定在3到5名。而压轴大奖则是“最受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由观众在获奖人中投票选出。  后来这一奖项被改为“最具人气男/女演员奖”,即“水晶杯”,而且只要在入围演员中投票选出即可。  由于是评委会选出,“观众喜爱的男/女演员奖”被认为具备了更高的含金量。但人气奖从设立以来就备受瞩目,也被认为是金鹰奖的大奖。  哪个奖含金量更高,一度引起粉丝争议。杨幂、赵丽颖、刘涛等都曾因此事陷入纷争之中。今年的人气奖,迪丽热巴和杨紫的粉丝也曾在网上掀起竞争热潮。而今年李易峰和迪丽热巴获得“双杯”,也把纷争进一步升级。第29届中国电视金鹰奖颁奖礼。高凯摄  事实上,不止金鹰奖,大众电影百花奖、华鼎奖都曾因把奖项颁给“流量”演员,而引发争议。这些争议背后,也折射着影视行业的矛盾和困境。  近年来,有关“流量”演员的负面新闻不断,配音、替身、演技不行……不少观众都说,这届演员不行。但也有人反驳,他们受热捧还不是因为大家爱看,是这届观众不行。  这届演员不行吗?在一档演技类综艺中,演员任素汐和左小青表演的《1942》片段曾感动不少人。但任素汐却说:“我看到很多好剧本,但是他们不来找我,我想告诉他们,我演得很好,所以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我可以演得很好。”  这届观众不行吗?有网友看完她们的表演后感叹:“我们需要这样真正的演技派,平凡的人物需要平凡的人来演,这样才更真实、纯粹。”  在节目中,一位评审说,希望市场能够接纳和丰富演员的多样性。而作为导师的徐峥也说,好演员的春天到了。  现在看来,春天并没那么容易到来。也有网友说,评分和收视率不应成为得奖的标准,得奖不得奖也不应该成为评判某个演员的标准,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完)/*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责任编辑:杨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