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足球盘口:运用“四步解题法”破解刑事抗诉的难题

文章来源:中卫日报网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6日 03:52  【字号:      】

三大足球盘口

  “稻香村”之争:双输还是双赢?苏州稻香村商标  一南一北的两份判决,让稻香村的“南北之争”引起了外界注意。  10月12日,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定,北京稻香村食品公司侵害了苏州稻香村食品公司的商标专用权,要求北京稻香村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同时赔偿苏州稻香村115万元。  仅仅一个月前,北京稻香村在北京起诉苏州稻香村侵犯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结果是,要求苏州稻香村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粽子、月饼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北京稻香村经济损失3000万元。  北京稻香村在北京法院赢了,苏州稻香村在苏州法院赢了。怎么回事?  针对在苏州的败诉,北京稻香村公司方面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会继续上诉,“这只是一审结果,还没有到尘埃落定的时刻。”  对于在北京的败诉,苏州稻香村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刘志勇则表示:“已依法提起上诉,以捍卫自身权利。”  “稻香村”,驰名已久的老字号。  苏州稻香村创立于清代乾隆皇帝主政时的1773年,当时叫“苏州稻香村茶食店”。据《清末商务史料(上)》《苏州工商各业公所的兴废》等资料记载,稻香村茶食糖果公司、稻香村茶食店在清光绪年间、民国期间也均开设过,中间虽经历几次更名,但刘志勇强调,苏州稻香村的传承人、技艺等一脉相承,未曾中断。  北京稻香村的历史有两种说法。按照其官网所述,北京稻香村诞生于光绪年间,公元1895年。当时,南京人郭玉生在北京前门观音寺创建“稻香村南货店”,是京城生产经营南味食品的第一家店,后来因多种原因在1926年关张,但稻香村在北京开创的南味食品派系传承下来,1984年,这个派系的第五代传人刘振英筹建了北京稻香村。  苏州稻香村公司向法院提交的另一种说法是,1984年刘振英创立的北京稻香村和清末民初的北京“稻香村南货店”没有任何传承关系。因为,“稻香村南货店”关张时,刘振英才5岁,不可能在那里工作,其传承人、技艺等都不存在传承关系,完全是一家“新店”。这一点,苏州稻香村经常用在法庭上反驳北京稻香村。  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南北两家稻香村并无特殊渊源。  改革开放之后,两家稻香村均进入公司制经营时期。1980年,苏州稻香村食品厂成立,北京稻香村公司成立于1984年。也是在20世纪80年代,国内出台了《商标法》。  此次引起注意的两个案件,就主要围绕注册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3个商标展开。其中,第184905号、第352997号商标为苏稻公司拥有,第1011610号商标归属于北稻公司。  三个商标的主体均为“稻香村”文字标识,虽然字体不同。  也就是说,两家稻香村都拥有“稻香村”相关商标,区别在于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类别。  苏州稻香村所持有的两个注册商标分别于1983年和1989年获准注册,图案相同,区别就在于核准使用的范围。一个注册在饼干上,一个注册在果子面包、糕点上,都属于中国商标第3006群组。  属于北京稻香村的第1011610号商标于1997年获准注册,注册在馅饼、烘馅饼(意大利式)、饺子、年糕等商品上,分属中国商标第3007群组,核定使用范围不包括“糕点”商品。  此次,两份判决的分歧就在“糕点”这一类别上。  苏稻指出,北稻在糕点类商品包装上使用“稻香村”标识以及在上述包装所标注的企业名称中突出使用“稻香村”文字,侵犯了自身的商标专用权。北京稻香村商标  北稻公司则强调,苏稻持有的第352997号商标是1989年注册的,但北稻公司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字样在苏稻之前。“北稻公司是北京稻香村老字号的传承者,其使用‘稻香村’的商标标识是对老字号的使用,使用‘稻香村’有合法的使用来源。”  此外,北稻公司认为,被控侵权的商标标识与苏稻公司的商标存在较大差异,长期各自使用已经形成地域差异,不构成近似商标。  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认为,注册商标专用权分为排他权和自用权两部分,通常情况下前者范围大于后者,前者可以排除他人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标,但后者仅限于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类别。北稻第1011610号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范围不包括糕点商品。这成为北稻败诉的主要原因。  而在北稻诉苏稻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援引了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的一份行政裁定书(被称为“85号文”),以证实商标第3006群组的“饼干、面包、糕点”等商品与第3007群组的“煎饼、八宝饭、豆沙”等商品在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密切关联,构成类似商品。因此,苏稻公司被判侵权。  在苏州的法庭上,北京稻香村公司同样将“85号文”作为证据提交。但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认为,该案的审理重点是苏稻公司主张权利的两个注册商标的排他权问题。“85号文”当时是对另一商标注册问题的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书,也是针对稻香村“南北之争”作出的。  2006年,苏州稻香村在“糕点、面包、饼干”等第3006群组商品上申请注册扇形稻香村商标,于2009年核准通过。后来,北京稻香村方面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了复议,商标评审委员会经过复议,认为扇形商标与北稻的1011610号商标“近似”,不予核准注册。因此,苏州稻香村将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北稻诉至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最终给出行政裁定,苏州稻香村的扇形商标不予通过。  此后,苏稻与北稻的商标纠纷不断。  虽然苏州稻香村持有的“稻香村”商标在前,但北稻1997年注册“稻香村”商标时,并未接到异议。苏稻方面解释,当时双方市场不重叠,商标意识也不够,甚至有“一块把稻香村做出来”的想法。  两个“稻香村”确实都“做出来”了。北京稻香村和苏州稻香村分别于1993年和2006年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2013年,苏稻的“稻香村”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次年,北稻也获得了这项认定。  为了能在“糕点”类别上使用“稻香村”标识,北稻公司还从苏稻公司获得过授权——苏稻分别于2003年及2008年两次授权北稻使用第352997号商标。  “作为被授权人反诉授权人侵权,我们认为不可思议。希望大家能够尊重历史、尊重商标法律的规定。”苏州稻香村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刘志勇对记者说。  为了打破“稻香村”商标在“糕点”类产品上的使用限制,北稻公司还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在糕点类别成功注册了第10521539号“三禾”商标和第13907103号“北京稻香村”商标。  《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商标注册遵循在先申请原则,在后申请的商标若与他人已注册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使用在相同或相似的商品服务上,在后申请的商标不予注册。此前,糕点类目已有苏稻公司“稻香村”商标。  目前,苏稻针对糕点类“北京稻香村”商标也已向法院提起无效申请,案件正在审理中。  对于两份判决,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所长宁立志也很困惑,“北京法院和苏州法院在处理这个案子的时候,应该是基于同一段事实,但是为什么两地法官在同一段事实中间取了不同的情节?”  宁立志认为,稻香村之争,法院应该更加全面、更加完整地来面对,理清它们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以事实为依据”。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黄武双认为,由于历史原因造成苏稻和北稻商标存在多重纠葛,法律又必须给双方划边界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国家商标局核准在哪个上面就在哪个上面使用。”  他说,为了避免侵权,双方可以在各自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使用注册商标,行使注册商标专用权。如果苏稻、北稻仍继续主张“老字号”、未注册商标等其他标识的权益,应提交充分的证据,交由法院清楚界定、划分边界。  黄武双对记者指出,目前超出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或改变标识使用注册商标的案例较多,在涉嫌侵权人没有在先使用、先用权等其他正当、合法理由的情况下,法院通常会判定构成侵权,并要求各自规范使用。  但对于“稻香村”“解百纳”“王老吉”这类老字号近年来出现的纠纷,鉴于其复杂的历史脉络,往往判决情况也较为复杂,黄武双认为,判决的关键就是清晰界定双方的权利、权益边界。他认为,既有法律规则足以解决双方的纠纷。  但迄今为止,法律还没能在“稻香村之争”上做到这一点——此次,假如北京、苏州的两份法院判决书均生效,尽管市场上存在两大“稻香村”,顾客可能再也买不到“稻香村”糕点。按照判决,双方的糕点都分别被判令停止使用“稻香村”商标。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张均斌来源:中国青年报/*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以尖端科技概念为噱头,包装普通商品欺骗消费者  这些伪科技一定要当心(解码)  核心阅读  量子养生衣、防引力波辐射服、能量自然疗法……最近,一系列贴着高科技标签的“伪科技”产品或骗局令人可笑又可气。“伪科技”看似漏洞百出,却总有不明就里的人为之埋单。究其原因,除了信息接收错位、迷信从众心态等,国民整体科学素养的欠缺也不容忽视。/*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这些年,我国科技创新进展快速,但“李鬼”的泛滥,说明科学素养的提升工作依旧任重道远。如何破解?唯有教育、科普和监管多措并举,才能让消费者擦亮眼睛,让科技产品去伪存真。  你被“伪科技”产品忽悠过吗?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3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1.3%的受访者感觉现在“伪科技”产品多,86.3%的受访者称身边有人被“伪科技”产品忽悠过。  近些年来,高科技日益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烦恼——各种打着高科技名号的“伪科技”产品层出不穷,令人们难辨真假,频频上当。  量子、暗物质、引力波等高科技概念,成了噱头和传销工具  不久前,潘建伟量子通信团队又取得重大突破。意想不到的是,我国科学家在量子通信领域喜报频传,却让不法商家有了新的可乘之机,以量子科技概念包装的产品屡见不鲜。  记者试着在淘宝网上输入“量子”二字,便立即出现各种冠以量子科技概念的产品:量子养生衣,号称植入了高频量子芯片,能打通人体微循环,解决各种身体堵塞问题,提高免疫力,改善亚健康;此外,还有“功能强大”的量子水、量子袜、量子空气净化器、量子隐身衣、“包治百病”的量子医疗仪器……在“量子”概念的包装下,一个个普通商品立刻“神奇”起来。  就连潘建伟院士也无奈地表示,自己有亲戚曾上当,买过一个“量子挂坠”戴在胸前,认为它每天能辐射出一些防癌物质,“一些商家蹭概念来欺骗民众,这不是科学的态度。”  暗物质、石墨烯、引力波等高科技概念也难以幸免。如“暗物质可以帮人暗中长头发、治脱发”“古医学能量自然疗法,包括了最新科技的量子纠缠、暗能量的使用方法,能快速清理暗物质”“石墨烯内衣裤,能够抗菌抑菌、吸湿排汗,具有低温远红外线功能,永葆青春”“孕妇防引力波辐射服”……  高科技概念除了被用来包装商品外,还被一些传销组织当成传销工具。披着高科技的外衣传销,比传统传销隐蔽性、欺骗性更强,也更加难以识别。记者在网上检索了一下,发现这类传销欺诈的案例还真不少。  比如,某“明星企业”,以研发制造机器人为噱头进行包装,通过网络传销的方式,从事以吸收资金为目的的传销活动,短短数月吸引数百万元资金。科技热词区块链也被一些不法分子借机炒作,或炒高币值“割韭菜”,或以“虚拟币”之名行“传销币”之实,致使诈骗案件接连发生。  “伪科技”持续流行,是利用了人们对新科技的好奇和崇拜心理  其实,高科技概念被不法商家炒作滥用已久。早些年的核酸、超导、纳米、基因治疗等高科技概念都曾被热炒一番。为何不法商家如此偏爱高科技概念,又为何总有一些消费者对此深信不疑?  暗物质卫星首席科学家常进表示,这一现象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是利用了人们对新科学技术的好奇和崇拜心理。  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李大光则认为,人们之所以轻信这些“伪科技”神器,实质上是科学文化认知出了问题。“国人科学素养的整体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特别是随着年龄增大,民众科学素养水平下降的趋势较为明显,这也使得中老年人群成为‘伪科技’产品瞄准的最大目标。”李大光说。  “随着年龄增长,人的社交圈就会逐渐收窄、信息接收渠道减少,容易与时代脱节,因此被伪科普、‘伪科技’迷惑的可能性更高。同时,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有着利益驱动的伪科普以假乱真,让过去处于信息封闭状态的人,很容易失去判断力和辨别力。”李大光继续解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些糟粕也会产生误导,“不法商人将高科技概念与偏方相结合,让‘迷信’有了所谓的科学依据,危害更大。”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所长助理、副研究员魏红祥也认为,人们从小到大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观念确实对科学普及影响很大,“有些‘伪科技’即使有权威专家解释批驳过了,仍有人坚信。而且,许多人存在‘宁信其有’‘信则灵’‘随大流’等心态,也使得‘伪科技’得以持续流行,花样不断翻新。”  关于危害,魏红祥认为,如果任凭“伪科技”概念被滥用,甚至会影响到国家对科技发展方向的决策。  要提升科学素养和加大监管力度,让“伪科技”无所遁形  “伪科技”产品不断“升级”,被利用的高科技概念也更加尖端,更加难以分辨,普通消费者如何鉴别真伪呢?  常进表示:“到目前为止,暗物质的作用我们还无从得知,即使物理学有突破,也是应用科学、技术科学先行,然后才是日常生活的改变。”专家们表示,目前量子科技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量子通信、量子计算和量子精密测量等领域,与日用品还没有任何关系,目前所谓“量子+生活”的产品,几乎都是骗人的东西。在北京市科协举办的2017年度十大“科学”流言榜揭晓活动上,中科院院士、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主任郭光灿院士也曾对借量子概念炒作的“伪科技”产品进行了批驳。  当然,最终剥开“伪科技”的外衣,还需要在提升公民科学素养和加大市场监管力度等方面下力气。  李大光说:“首先是要继续加强科普,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进行生动讲解,增强普通人辨别真伪的能力。同时希望科学家们能积极地参与科普,掌握话语权。”  李大光还特别强调,提升科学素养,不能完全依赖科普工作。“对于提高公民科学素养水平,现阶段能起到更大作用的,是学校教育。遗憾的是,不少人的学习动力往往是应付考试,而不是个人科学素养的提升,也不注重科学精神和思维的培养。”  专家也表示,相关市场监管部门也要与时俱进,加强与科技专家的沟通,及时依法严肃查处这些违法行为。  吴月辉

  盼秋游的小学生愿望达成了!  王亦洪  “我准备的酸奶过期了,我准备的薯片过期了,而下一个即将过期的,恐怕就是我这善良的心灵了呀!”最近,一首名为《秋游》的“网红小诗”,在网络上迅速传播,网友们纷纷表示该诗灵气十足,萌翻了!此诗的作者是南京游府西街小学五年级学生王亦洪,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游行诗人”!王亦洪的语文老师聂雁云坦言,具备一颗“仰望星空的诗心”和一片保护千千万万“小王同学”的沃土,才能真正做到“百花齐放”。     实习生周欣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李晨/*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三分钟写成“网红小诗”,“桂花诗”再次走红  “这首诗是我上周四写的,当时很盼望秋游嘛,即兴而作,大概花了三分钟的时间就写成了。”谈起“网红小诗”的创作过程,眼前的小男孩很是淡定,“我从三年级起开始写诗,最初没找到本子,就即兴在家庭作业本上写了,这一写就养成了习惯。”  王亦洪创作的诗歌可不止一首。随着“秋游诗”走红,他的其他诗歌也被网友扒了出来。一首写桂花的诗歌《香甜的苦》也获赞颇多。“谈起即兴而作,我上周末在篮球场边闻到了桂花香,就突发奇想,认为它的味道也该是甜甜的,我尝了一口,没想到是苦的。于是我就将此记录下来。”王亦洪以自问自答的形式将这次的所见所想写成小诗,诗中最后一句“想必你那青涩的童年也是如此吧”很是惊艳,“我用桂花来比喻同学们学习的时光,学习虽苦,但苦中有乐。”  “亦洪诗社”一年收集近200首诗,一半出自他手  记者了解到,受王亦洪的影响,班里同学纷纷开始写诗,全班49位同学还以他的名字成立了班级诗社。“‘亦洪诗社’是去年10月创立的,我们写诗的素材和灵感都来源于生活,即兴记录一些生活中的趣事和自己的心情。目前已收集到来自全班同学近200首诗,我自己的约有100首。”  “王亦洪很善良,个性温柔又体贴,每次写诗都是有感而发。”王亦洪的诗歌创作“小参谋”魏奕乐对他的评价逗乐了记者,“他写诗非常专注,常常利用课间时间来创作。我受他的影响,也很喜爱写诗,在他成立班级诗社的第一天,我就报名了。”  老师评价“秋游诗”:纯天然的诗歌逗乐网友  “从我们目前的语文考核来看,是没有‘写诗’这一内容的。但儿童运用语言文字写诗的过程,难道不是提升语文素养的一种表现吗?鼓励儿童去写诗,去表达,我认为这是语文教学的一个主要部分。”南京市德育工作带头人、游府西街小学语文教师聂雁云表示,“常常有家长担心孩子会写诗但不会写作文,其实这无需过多担心,会写小说、散文的人也不一定能写出很有灵性的诗。而且诗歌创作要求语言文字精炼,这一点是很多成年人也不一定能做到的。”  “现在的语文教学是缺少诗心的,我们培养孩子去写诗歌,家长们很支持。但请问全社会都能做到如此吗?”聂老师认为语文教学应当具备一颗“仰望星空的诗心”,并且有一片保护千千万万“小王同学”的沃土,“我们要有包容每一位孩子天性发展的胸怀和格局,包容孩子在花园里自由舒展,发挥每一位孩子的特长,真正做到百花齐放,我认为这比教学技巧重要得多。”  “这首《秋游》小诗是纯天然的,无‘添加剂’的,所以我们才会被孩子逗乐。现在他的愿望达成啦,本周三我们将举行秋游活动,地点是白马公园。”记者了解到,自从班级设立了‘亦洪诗社’和微信公众号,只要班级同学写了小诗,便发送给王亦洪,组成四篇就将编辑并推送至微信公众号。”聂雁云认为,自媒体时代,公众号的及时性发布对孩子而言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今天你“傻”了吗  这些年,“网红”泛滥,这个词不仅指审美趋同的一张张美女脸,还有网红咖啡店、网红食物、网红打卡地点。最近有个新闻,短视频软件带红了杭州的粉黛乱子草,阿姨辛辛苦苦种3年,3天就被赶来拍照的网红踩得七倒八歪,彻底毁了。  这乌泱乌泱赶来举着相机的人,比蝗虫还吓人。人们喜欢管这种行为叫“无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赶一波热点再说。  比“网红”更可怕的,是背后这些“无脑”的追随者。这种从众的习惯直接带动了一个产业:水军;贡献了一个新词:带节奏。通常在一个事件下,大家都给排名第一的点赞,呈现各方观点的评论越来越少,除了粉圈对骂。/*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乌合之众》早就说过,群体的智商会低于群体里每个人的正常智商,独立的声音稀有而宝贵。  微博网友“琢磨先生”总结说,这是智商降级,充斥着阴谋论、浅薄化和从众化。  消费降没降级咱不知道,但智商降级却是显而易见的。  上世纪80年代,《自然》杂志上发表过“弗林效应”,说人类的智商每年都在小幅增加。不过这个结论不断被打脸,比如挪威有个测试显示1975年之后出生的男性,分数平均每一代减少7分;法国对新兵的智力测试,10年下降了4分。  咱先不讨论这些研究的科学性,就看看自己,是不是越来越傻了?  恋爱降级是没有表白,淡定吵架,随时分手;文化降级是碎片式文字、表情包攻击、经典书籍阅读障碍。  计算机和搜索引擎代替了人自身的计算能力、记忆和联想。电视、网页和公众号填满时间的空白,人只被动地接受信息,懒得主动思考。  在地铁、餐馆和晚寝前的床上,手指一划就是一屏。写一篇文章的门槛史无前例的低,只要有东拼西凑的段子,加点“亲”“宝宝”,再配几张表情包,就完成了一次“创作”。如果再调和点刺激性的语言和情绪,那分分钟产出一篇“10万+”。  媒体没人再讨论开启民智,研究的都是用户下沉。  这个规律在电影界也适用。为啥烂片这么多,只要有流量明星坐镇,或是圈个大IP引流,再讲一些过时的笑话,看上去比春晚的过气段子集锦还让人尴尬,就差影院发个痒痒挠,不笑自己挠。  法国哲学家帕斯卡说,人是为了思考才被创造出来的。无意识即死亡。孔子也曰过:学而不思则罔。有人说生活本身已是痛苦,我就追求点浅薄怎么了,成天思考,不累吗?  是啊,思考是累,所以人喜欢纵容自己在轻松的诱惑里,丧失深刻。一遇到要动脑子的时候,就耍赖、撒泼、顶着高铁不让关门,飞机延误扇地勤耳光。脑袋里没有行事逻辑,只有横冲直闯的情绪。  人在浅薄时,特别容易被声音最大的人吸引,更倾向从众。而如果带节奏的人相信阴谋论,那舆论的大旗就会倒向越来越歪的方向。  在学术上,阴谋论的定义是指,一种特定的相信某一个强大的团体或组织通过秘密计划和有意的隐蔽行动,引起并掩盖一个非法或有害行动产生的解释理论。它的一个特点是信念固执,无论如何去解释,辩论,给出证据,它都毫不动摇,甚至反而把这些反对意见当作自己信念证明。  比如总有人认为美国阿波罗登月是假的,说宇航员插美国国旗时,国旗明显被风吹动,但月球上应无空气。又说登月照片中咋没有星星?  其实这些现象都能用科学来解释,提出疑问可以,这是学习的前提和动力,但偏执地相信“总有刁民想要害朕”就有点傻了。  其实,当人们不理解一些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按照自己的逻辑来解释。原始人面对地震、山崩、洪水,解释不了,就相信是被神灵所控。  这正好给人类提供一个思考契机,也是一次智商升级的邀约。在面对未知时,学习知识,勤于动脑,独立思考,我们才从猿慢慢变成人。  对了,据说大脑只占身体重量的2%,但却能消耗20%的能量,多动动脑,有助于减肥。  杨杰来源:中国青年报

  推进婚姻异地登记公共服务就该跟着人走  身份证异地办理,婚姻异地登记,等等符合人口流动需求的公共服务改革,归结为一点就是要实现公共服务跟着人走,而不是让流动的人来被动“配合”公共服务。  ----------------------------------  在今年3月的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提交了《关于推动婚姻登记工作创新,实现规范化、信息化、人性化发展》提案。近日,民政部网站发布答复称,将进一步推动历史数据补录工作、推动部门间数据共享、完善全国婚姻登记信息数据库、推进公民身份信息核查和身份证号关联等工作,指导地方积极开展异地婚姻登记试点工作。(澎湃新闻10月15日)/*300*250原生创建于2016-03-03*/varcpro_id="u2540721";  民政部门对此政协提案的回复,所释放的信号已很明确,那就是婚姻异地登记即将进入准备和试点阶段。继身份证异地办理后,婚姻登记将是又一个实现流动化办理的公共服务事项。  据相关统计,2017年全国的流动人口为2.44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适婚人口。根据现行的《婚姻登记条例》,为了一纸结婚证,他们不得不到其中一方的户籍所在地办理。婚姻登记之于流动人口的时间、经济成本,不可小视。而由于婚姻证件在房产交易、银行信贷、合同签订、出国学习、工作、定居、落户等方面的“捆绑”,人在外,登记却必须回原籍的办理要求,也已然给公民的正常生活造成诸多妨碍,不只是登记环节,婚姻证件的使用成本也在提升。  时至今日,那些仍在坚守以行政地域为疆界的公共服务供给模式,已与高频流动社会中人的需求,格格不入;无法通过“让信息多跑”实现“让人少跑”的公共信息流通现状,也愈发滞后于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潮流。随着身份证异地办理的实现,婚姻异地登记已具备了更多客观基础,实在没有理由止步不前。事实上,身份证异地办理在实现前,也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阻力,需要做这样或那样的准备工作,但只要坚定方向,迈开步子,办法就总比困难多。  此次答复指出了当前婚姻异地登记的两大客观制约因素。一是法规障碍,现行婚姻登记条例仍规定婚姻登记要在一方户籍所在地;二是信息障碍,主要是指全国婚姻登记信息化水平不高、全国婚姻登记信息数据库不完备、部门间信息共享共核还未完全畅通,会影响异地登记的准确性。这些问题当然必须解决,但解决顺序不一定要遵循先修法再落地的步骤。比如可以在加快部门间、地区间婚姻登记信息共享的基础上,对于具备条件的地方先行先试,让部分人更早受益。这样的改革方法论,在诸多领域都存在,完全可以借鉴。  加快推进婚姻信息的联网和异地办理,除了最表面的便民利好,还可能推动其他与公民个人信息相关的公共服务的流动办理。因为身份信息、婚姻信息,都属于公民个人的基础性信息之一,许多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公共服务,过去受制于未能联网的问题,只能通过间接开具证明的方式来实现授权和信息确认。一旦身份信息和婚姻信息做到“一网打通”,很多公共服务事项就无需再“劳烦”各式证明。目前,民政部与公安部正就全国婚姻登记信息管理系统接入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等问题进行技术方案对接,其进度和前景值得期待。  身份证异地办理,婚姻异地登记,等等符合人口流动需求的公共服务改革,归结为一点,就是要实现公共服务跟着人走,而不是让流动的人来被动“配合”公共服务。置于当前社会背景下,这些举措将带来诸多的社会溢出效应,比如,助推城镇化,弱化户籍限制,稳固人口流动红利,等等。  朱昌俊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秘析莲)